11选5乐选4多钱

2019年高考刚刚结束。全国各地的候选人都在为即将到来的大学生活做准备。买一部新手机已经成为许多学生考试后的愿望。然而,这个“愿望”已经成为刘先生的一个担忧,他在北京从事软件开发。

高考后学生换5000元手机

“我不反对换手机,但我必须根据我家人的情况来换。”最近,在北京海淀区一家信息技术企业工作的刘先生遇到了一件让他和家人有点担心的事情。

2019年6月12日,刘先生从北京回到了他在河北省的家乡,因为他不得不处理家里的宅基地分配问题。他碰巧遇到了来自亲戚的孩子,他们已经完成了大学入学考试,并且吵着要一部新手机。“在高考结果出来之前,他必须换一部价值5000元的品牌旗舰手机。他的家人劝他换一个更便宜的,但他不乐意关门待在家里。”

虽然哀叹亲戚的孩子无知,但孩子们换手机的原因让刘先生格外关注。刘说,因为亲戚们一年前刚刚给他买了一台价值约1000元的国产机器,他们认为对他来说应该足够了,但这个孩子暗示说,许多应用程序不能再用去年买的手机运行了。

“因为我也从事软件开发,我认为一年前的手机不可能运行当前的应用程序。我拿着孩子的手机试了试。结果,我打开了两个主流应用程序,手机卡住了。”刘说,为了找出主流应用程序占用了多少资源,他亲自进行了一些测试,发现去年售价在1000元左右的机型内存较小,无法真正超越三个最新版本。

记者注意到,刘先生发布的手机被怀疑是2017年9月推出的一个品牌的模型,目前仍在几个电子商务平台上销售,但价格已跌至800元以下。

作为一名软件开发人员,面对这样的结果,刘先生有些复杂。“我们日夜加班的许多功能是用户需要的吗?你是否故意占用或消耗了太多资源?我认为行业需要考虑这些问题。因为手机资源的占用是一方面,手机资源使用的背后是流量资源和服务器计算资源。这些资源的消耗是不是太环保了?”

出于对行业的关注,6月16日,刘先生在微博和百度贴吧上公布了各种主流应用占用的手机资源列表,并呼吁大家开发更多“绿色”应用,减少不必要的数据和资源消耗。

令他惊讶的是,这篇文章引发了讨论。许多人支持刘先生关于开发“绿色应用程序”的观点,但其他人认为刘先生的提议是“多余的”和“别有用心的”。对此,刘说他不想回应太多。“我只是表达了我的关切。作为在职员工,说太多不方便。”

数据中心能耗超过三峡互联网企业或面临“碳排放”税收压力[/s2/]

刘先生的担心是多余的吗?对此,记者采访了中国企业研究部国际数据公司的研究经理指数。该指数表示,刘的担忧确实存在。

根据该指数,当前的移动电话应用程序在云中消耗的资源比它们占用的移动电话资源多。这是因为移动电话应用程序的大多数计算和数据处理现在都是在云中进行的,并且在运行期间需要访问大量的数据中心(服务器场)。在访问过程中,消耗了手机内存等资源,也消耗了数据中心端的资源,数据中心的能耗等非常大。

北京节能环保中心专家田文2017年向媒体透露,2016年中国数据中心的总耗电量超过1200亿千瓦时,超过了2016年三峡大坝的总发电量(约1000亿千瓦时)。

然而,随着5G和物联网时代的到来,中国将建立更多的数据中心来满足互联网发展中对数据传输和处理的需求。据国际数据中心数据报告,截至2017年底,中国使用的数据中心总数已达1844个,计划建设463个数据中心。其中,大型或以上(500多个机架)的数据中心是主要增长力量,比2016年增长68%,占数据中心总规模的近50%。

为了控制不断建设的数据中心的能耗,国家相关部门自2013年以来发布了多项指导意见。2019年2月12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机关事务管理局、国家能源局联合发布了《关于加强绿色数据中心建设的指导意见》,提出加快淘汰高耗能设备,建立健全绿色数据中心标准评估体系和能源监管体系,并明确到2022年PUE将建成1.4(能源有效利用/总能耗)以下的新建大型和超大型数据中心,基本淘汰高耗能旧设备。

对此,该指数表示,尽管“绿色计算”正成为数据中心建设的主流,但由于数据中心建设的周期性,实现2020年目标仍存在一些挑战。“该行业使用的许多数据中心的PUE超过1.5个。即使PUE勉强达到1.4,总能耗仍不低,如果规模扩大,能耗仍将惊人。”

该指数最终告诉记者,节能减排已经成为中国乃至全世界的共识。如果整个社会不能减少对云数据的需求,它肯定会面临像美国“碳税”这样的压力。“事实上,不仅仅是互联网公司。如果整个社会不减少对云等数据访问的需求,就必须降低数据中心的能耗。否则,它将不可避免地面临行政压力。例如,美国的“碳排放税”是所有企业都必须承担的税,但目前在我国,这种税主要针对传统的高能耗企业

本文转自互联网,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管理员删除!